• 一個沒有圍牆的養老院

    在福州老社區福嶼新村,每天早晨,只要不下雨都會看到一位滿頭銀髮的老人在小區一邊慢步,一邊動動手腳做些簡單的運動。她見到人總愛與人打招呼,街坊領居都親切地叫她項依姆。“依姆”是福州人對女性老年人的尊稱。詳細>>

  • 一位老師眼中的中職教育

    今年8月27日,是福建理工學校開學註冊的日子,前來報名學習的學生把設在校門口的招生台擠得水泄不通。學校招生工作組的老師們,耐心為每個學生答疑解惑,該校學生科陳哲醒老師,也是其中的一員。詳細>>

  • 種一茬蘑菇 系一串援疆情懷

    這裏是新疆呼圖壁縣石梯子鄉食用菌基地,種植基地內菇香四溢,朵朵平菇在菌袋上盡情綻放。村民們正忙着採摘鮮菇,臉上寫滿了豐收的喜悦。詳細>>

  • 曾經隧道工變身生態致富人

    從長汀縣城出發,沿着319國道驅車5公里,就到了策武鄉南坑村。走進村子,映入眼簾的是村子青山環抱,明亮清澈的小溪從遠山深處潺潺而來穿村而過。詳細>>

  • 讓“凌波仙子”更傾城

    花農卓順平的家就在大梅溪村,這裏位於漳州龍海九湖鎮,鎮上的9個村子都有種植水仙花,大梅溪村的產量就佔了全鎮一半以上。這個村有300多户人家,種植水仙花的就有200多户,成為名副其實的“水仙花村”。詳細>>

  • 鍾寶林的幸福生活

    “現在生活好了很多了,一年應該也有個六七萬的收入吧。”鍾寶林説。鍾寶林的夢想實現了,他現在最希望的就是儘快把父親生病時欠下的債務還清,讓家裏背了十幾年的負資產“轉正”。詳細>>

  • "樹葡萄"走進劉陽鵬的心裏

    深秋10月,在漳州南靖船場鎮的“樹葡萄”示範基地裏,負責人劉陽鵬正在向遊客介紹長在“樹上的水果”——樹葡萄。只見,一顆顆紫黑色的果實緊挨着長在樹杆上,甚至連裸露出地面的果樹根部都長出了一顆顆珠圓玉潤的果實,讓人嘖嘖稱奇。詳細>>

  • "老胃病"何大爺的看病清單

    今年67歲的何基標是一名“老胃病”,2001年被查出有胃方面的疾病,此後每隔兩三年時間都會到醫院進行治療。10月14日,何基標胃病發作,感到腹痛、噁心,吃飯也沒有胃口,他再度前往三明第一醫院檢查治療,醫生建議他住院治療。詳細>>

  • 小夫妻的“精神家園”

    12月22日冬至這天一早,平潭濕冷的海風吹得蘇澳鎮友誼村的村道冷冷清清的。22歲的李夢麗和她27歲的丈夫陳班淋手挽手走在海邊特有的石房子夾道上,兩人不怎麼説話,十分鐘後,李夢麗走進平潭精神病防治院住院部的大門,開始了一天的護士工作。詳細>>

  • 從模擬到高清的“織網人”

    一個工具包,一輛電動車,一身工作服,是“織網人”方向陽每天的必要裝備。有了這三樣法寶,他就能走街串巷開始他一天的工作。他説,現在有電動車方便多了,他剛參加工作的時候,陪他工作的只有一輛叮叮噹噹響的自行車。詳細>>

  • "肉燕大王"和他的百年老鋪

    在福州,人們鍾愛一種特別的小吃:它酷似餛飩,但它的皮是肉做的,而且餡比一般的餛飩要大。這“肉包肉”的美食,就是當地人引以為豪的風味小吃――肉燕。詳細>>

  • 軟木畫的守望者

    陳孔國,今年已到花甲之年,是福建省工藝美術藝人。陳孔國的父親是位軟木畫工藝師,13歲跟隨父親學藝的他,憑藉着精湛的技術成為了福州最大的軟木畫企業—福州市工藝木畫廠一名技師。詳細>>

  • 莫祖喜:84歲中醫的"濟世"夢

    2015年12月30日上午10點,記者來到廈門市海滄區興港路,見到了84歲高齡的老中醫莫祖喜。眼前的莫祖喜醫生精神矍鑠,氣定神清,正在給來自浙江省龍游縣周家村的陳瑞花看病。詳細>>

  • 生活如蔗從頭甜到尾

    “我種的甘蔗甜度高,所以中秋開始就可以收割了,現在這塊地收完,我們今年的甘蔗也賣得差不多了。”當記者找到這位遠近聞名的“甘蔗種植能手”雷友菊時,她和丈夫忙不迭地在甘蔗地裏為甘蔗剝葉。詳細>>

  • 真情幫扶 點燃迴歸"就業夢"

    想起自己的大半輩子,福州連江縣年近60歲的老王,感覺像坐過山車,風光過,也低潮過,甚至還坐過牢。2011年6月30日王先生通過良好的表現獲得假釋,重新回到了公司董事長的崗位上,同時也來到了連江縣司法局安凱司法所接受社區矯正。詳細>>

  • 海上“老靈通”林守樞

    今天是周天,林老漢一早就接到了一個電話,接完這個電話後,林老漢顯得十分着急,匆忙背上包,冒着小雨走了二十分鐘的路,乘上了去城澳的小巴。他這匆匆忙忙地是要去哪兒呢?詳細>>

  • 晉江拆遷户老楊的新生活

    上午8點多,記者來到晉江市梅嶺街道仙格小區外,小區居民楊集體剛從公園散步回來,他帶着記者走進小區,坐電梯到15樓1502室,精緻的三房兩廳——這是楊集體的新家。2013年以前,楊集體怎麼也想不到今天會住在這種高樓大廈,更想不到,自己會成為一名受益於“晉江新型城鎮化建設”的真正城市人。詳細>>